大力

【情人节】【虫绿|EC|锤基|贾尼|哈德】生病(甜饼小段子,一发完)

算是一个系列的狼队篇:狼队

虽然是小段子但不好笑,只是想吃他们的粮于是自己小小写了下……

不知道有没有撞otz

接下来的阅读顺序自行跳阅啦~:

                ①狼队
                ②虫绿
                ③锤基
                ④EC
                ⑤贾尼
                ⑥哈德

---------------以下正文

②虫绿:

 

“Harry!你感冒了!”Peter惊讶地用量了量爱人的额头的温度,放佛嫌手感受到的滚烫不准确——怎么会不准确呢——似的,用额头贴着再次感受了下,终于肯定地发现,“你真的感冒了!我去给你买药!你现在立刻马上回床上躺着!”

 

Harry·超有钱的·Osborn都没来得及说有家庭医生和足够的药物,Peter已经荡着蛛丝消失在街角了。

 

哦事实上应该说他不需要吃药,反正小感冒小发烧什么的过两天就会好,只有Peter才会把这些小事放大到不可思议。所以也别想他会因为这点小事躺在床上而不是处理公务。毕竟他是Harry·超忙的·忙到你没法想象的·Osborn。于是Harry继续对着电脑看文件。

 

以至于Peter在两分钟后荡回来发现Harry并没有乖乖听话躺在床上很生气!

 

他向坐在电脑前认真办公的总裁伸出了魔爪!

 

“哦——Peter!”

 

Harry惊叫一声。已经不是第一次被Peter射出的蛛丝粘着快速扑到他身边了,但是依然不能习惯。

 

“听话!吃药!休息!”

 

Harry翻个白眼,大概心里面骂的话千里之外的读心者都能听到吧。

 

但是有个人关心自己总是不错的。虽然小题大做了一点。

 

“好吧,吃药,但是工作我不会妥协的。”Harry做了退步。

 

“可是……”

 

“我的身体状况我自己很清楚,我甚至没有头疼。”Harry很果断。

 

“好吧……”Peter看起来比Harry还委屈,可怜巴巴的像条被主人训斥的大狗。

 

似乎是难得的Harry生病,似乎可以尝试一下甜蜜的嘴对嘴!

 

“那我喂……”你吃药吧……

 

Peter的话都没说完,Harry已经倒水,丢药,吞,一气呵成。

 

“你刚才想说什么?”

 

“呃……没什么……”Peter卡壳了下。

 

“那么我去工作了。”

 

人家也想亲亲呀Har(委屈地对手指)。

 

 

 

③锤基:

 

“Thor,我生病了。”Loki一副虚弱的样子躺在床上,黑色的头发零散地披在床上,像朵盛开的危险的鲜花(黑色的花?),用委屈实际上隐含期待的眼神看着Thor,绿得通透的眼睛像宝石一样温润多情。

 

蝼蚁的调情手段比神多太多啦。拿来捉弄一下Thor一定——

 

“什么?底迪,大概你真的病得不轻了,因为神是不会生病的!”

 

Thor吃着鸡腿一脸不可思议。

 

——很好玩。

 

Loki虚弱地笑了笑。

 

很·好。

 

下一秒Thor痛得大叫:“底迪为什么你又捅我!”

 

Loki一改刚才装出来的病弱模样,起身幻化回他绿莹莹金灿灿的甲壳虫战袍(咦?),对Thor似笑非笑:“捅的就是你。”

 

 

 

④EC:

 

Charles轻咳了两声。

 

旁边的Erik皱了下眉毛,终于放下手中的报纸,不放心的起身走到Charles身边。

 

“你今天一直在咳嗽。”

 

“今天?哦……你是指上午从我们起床到现在的两个小时?”Charles不以为意,将注意力重新放回书桌上的文件。

 

Erik将手撑在书桌上,俯下身和Charles平视,认真地问:“头疼吗?喉咙疼吗?鼻子还好吗?浑身酸不酸?”

 

Charles抬头看了Erik几秒,缓缓绽放一个艳丽的笑容:“Hey,我很好,咳嗽可能是因为喉咙太干了。帮我倒一杯温水可以吗?我的爱人。”

 

Erik眉头稍微皱皱,不放心地去倒水。幸运的是,Charles喝了水之后似乎咳嗽的频率下降了。这让Erik稍微放心了些。要知道这时候可是流行感冒的高发期,连Scott都不幸中枪,Logan那只狼狗都要急坏了。

 

“好了,别担心,我没事。”Charles安抚地亲了亲Erik。

 

下午时,Erik觉得自己浑身酸软,头有点晕。他以为是自己午觉睡得太久,毕竟这样的经历也是有过的。Erik不适揉着自己的眉心或者太阳穴,企图缓解自己昏胀的头。

 

面对这样的Erik,Charles反而有点忧虑:“宝贝你是不是不舒服?”

 

Erik诧异地说:“我感觉很好,只是睡太久有点累。”

 

于是当晚三更半夜的时候,Hank睡得香甜时被紧急召唤。

 

“你们两个都感冒了,就……没有一个人发现?”Hank对着同时患上流行感冒的Charles和Erik目瞪口呆。

 

两个人难受得不行,间断的打喷嚏、咳嗽,外加浑身酸软,现在Hank不可思议的眼神让他们坐立难安。

 

“呃,事实上我们咳、咳,我们都意识到对方可能感冒了咳咳咳……但是我们都一致认为自己很健康咳咳咳、咳咳……”

 

Hank叹口气:“你们真是默契,尤其是在傻这个方面。”

 

 

 

⑤贾尼:

 

“Sir,检测到您的体温比正常情况高出0.8℃,可能有发热现象,建议您立刻停止工作,选择服用有效药物并休息。”

 

坐在工作台上的Tony看着门口站的高大身影,眼睛转了转:“那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我才去休息。”

 

“Sir?您是发烧烧糊涂了吗?抱歉,我的检测可能出错了。”优雅的英式伦敦男音疑惑地起伏。

 

Tony仰天翻了个白眼:“好了你出去吧我要继续工作了。”然后背着全能管家继续捣鼓机械,一边拼装一边发牢骚。果然机器和人还是有本质区别的,就算有情绪系统加持都没法比得上人心的变幻莫测。连这么明显的撒娇都听不出来还谈什么恋爱!?

 

Tony没听到Jarvis离去的声音——他才不是故意去听——似乎站在原地一会儿,便向他走来。

 

Tony又翻了个白眼,转过身看着情商为零的全能管家,臭着脸恶着气问:“干什么?”

 

Jarvis走到Tony跟前,俯下身,轻轻地吻了吻Tony的嘴唇,虔诚的吮吸他的下唇。尚未等惊讶的Tony反应过来,Jarvis伸手抱住Tony,像抱小孩儿一样,双手手臂托着Tony的臀部,尽量的举高,用堪称温柔的眼神仰视他的Sir。

 

“这……Jarvis你在干什么?”Tony又惊又喜,在对他做刚才他开的玩笑?他的AI居然??天啊要上天了。

 

“Sir,您喜欢吗?”

 

“该死的……”别这么问好吗?就算喜欢也说不出口吧?Tony脸色涨红,惊喜过后便剩羞意,谁知道他的管家会突然这么做,“放我下来!”

 

“抱歉,Sir。”Jarvis听起来有点意外和失落,但还是将Tony安全放下地,“我利用互联网查询了关于‘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内容,我想我也许可以这么做——我以为您会期待这样的示爱,然后听话的去吃药并休息。”

 

哦该死的他就知道AI怎么可能一天之内变得有情商。

 

Tony头疼地呻吟一声,捂着脑袋向外走,他没力气去矫正:“哦老天……好了我知道了我去吃药,行了吧?”

 

然而没等Tony走两步,他被一个温暖的怀抱轻轻抱住了,他的AI管家轻声在他耳边说:“Sir,我很喜欢。”

 

Tony脸就像火山喷发一样迅速的红了,连耳根都染上艳色。

 

哦上帝,希望这个他不是上网查的。

 

 

 

⑥哈德:

 

“Harry,我感冒了。”Draco皱着眉头噘着嘴对Harry说。这样的姿态无疑是在撒娇。

 

时常骄横的Draco一旦可怜兮兮的撒娇,任谁都不会狠心拒绝。这就像平日对谁都露小尖爪的猫咪忽然温顺地让你爱抚他光滑的皮毛一样,谁也无法抗拒。

 

而Harry根本就没想过会拒绝Draco的撒娇。

 

“哦,我可怜的Draco。”Harry心疼地摸了摸Draco金灿灿柔顺顺的头发,然后掏出魔法棒。

 

Draco心中大感不妙,还没喊出口拒绝,Harry已经认真地挥动魔法棒:“快快恢复!”

 

一瞬间Draco的头疼和嗓子疼一下子全部消失不见,沉重的身体重新回复轻盈。然而Draco本该欣喜其实却心拔凉拔凉的。

 

本来想好不容易生病一次一定要享受一下Harry的全称贴心服务顺便接着生病可以毫无顾忌的撒娇(?),结果??人间的爱与真情呢?魔法棒和咒语难道是万能的吗!?可是难道要他发火然后说出羞耻的想法吗!怎么可能!

 

“谢谢你,Harry。”

 

“不客气,我的宝贝。不过你的咒语一向比我好,为什么……”

 

“哦,我只是想……咳。”想撒个娇而已。“算了。”

 

Draco露出一副比刚才还萎靡的样子。

 

Harry有点困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于是小心地亲吻一口心情复杂的Draco:“无论你想什么,我都愿意为你去做。你知道的,我爱你,Draco。”

 

哦好吧,他的心情又好起来了。Draco的耳根滚烫起来。不就是撒娇吗,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在高贵的Malfoy身上。刚才的他一定是被什么麻瓜灵魂附体了。哦当然啦……偶尔的撒娇也是保持爱情新鲜度的好方法……咳。

 

“我当然知道,你只能爱上我,毕竟我是一个完美的Malfoy。”

 

Draco骄傲地说。

 

 

 

 ----------------fin-------------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有情人终成眷属!

 喜欢的CP也白头到老HE!天天有粮吃!!

评论(3)
热度(174)

杂食

© 大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