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

【狼队】男人和那个人(短,HE)中

本章节有重要改动-v-

现在是已经改动后的样子啦~




等Logan洗完澡后,那个人已经窝在床上了,抱着pad在看着什么。
西彻斯特冬天不算非常冷,室内暖气也足够,但是那个人过了气血方刚的年纪后,即便在室内也容易手冻脚寒。而那个人又不愿意示弱似的用保暖用具,所以如果可以的话,通常Logan会抱着那个人的教为他暖着。 
“Hey,Logan,快过来。”
那个人催促着Logan,Logan将需要换洗的衣服全部塞进洗衣机——说实话在碰到那个人之前他都从不亲自干家务活——并收拾好卫生间后,才熄了灯钻入被窝。
Logan抱住永远是小恋人的那个人,即使容颜变老,依然把他当成没长大的孩子。怀里的肌肉依然纤长饱满,得幸于每日那个人坚持不懈的锻炼。收紧手臂,把那个人卷到自己怀里来,深深埋在他颈后吸了口气,感到清新干净的味道充满肺部,盈满鼻腔后,才开口:“怎么了。”
“日本的一家公司暗地里出资赞助已经被废除的哨兵计划,动作被曝光,那家公司被罚得要倒闭啦!”那个人自然又亲密地窝在Logan怀里,指着pad上的一条新闻,幸灾乐祸——或者说阴谋得逞似的笑得像个小坏蛋。
“罪有应得。”
“现在还敢这么做,这不是要造反么。”那个人贼兮兮地笑了几声后,便继续往下看新闻。
“Scotty,”Logan让那个人转过身面对自己,亲了亲那双毫无瑕疵的蓝眼睛——当然亲不到,亲在了镜片上,于是又亲了亲他的额头,“Scotty。”
“怎么了?”他放下pad,带着笑意看Logan,柔和得无法将他和战场上的煞神联系起来。
“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关于不许你出任务,只能待在学校养病。”
Logan担心那个人放不开,经过一日思考,决定问一问。承担了这么久的东西,突然有一日要放下,换谁都要不知所措。而他的Scott只是静静地问他想不想领养一个孩子。
“你们是为我好,我知道的。”
那个人摸了摸自己眼角的皱纹,Logan捉住他的手,轻轻地咬。
那个人曾经几乎能遮半张脸的特殊眼镜已经被科技取代成更为小巧、更加薄的眼镜,外人勉强可以透过镜片看到眼睛,这可真好。虽然还不能看清颜色,不过这足够了。
“我曾以为我会一直任队长直到生命的终结。不过现在看来,我的身体状况连出普通的外勤都不允许。”
“你当然是的,Scotty。你是永远的队长。”
“Logan,我也没想到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那个人带上点撒娇一样的抱怨,“我都要老啦,一点也不适合Scotty。”
“你永远是的,我的Scotty。”Logan低头吻了吻那个人的唇,依旧是他爱的味道。
“我这么久——有25年没有陪你去放荡——这么久,你可别讨厌我呀。”那个人偎依在他怀里轻轻地说,明明已经头发要发白了,依然像个孩子一样软软的撒娇,“也从来没有陪过你。大部分单独出去,也是为了任务。”
Logan闷声发笑,“这是在自我检讨?太晚了。”
“那也没办法啦,”那个人装模作样地叹气,“谁让你爱我。”
Logan没等他把话说完便要把他吻得气喘吁吁。
那个人咯咯笑着推开Logan,好一会儿才说:“我突然明白,应该要陪陪你。我想让你记着我。怎么也忘不掉。”
Logan沉默不语,他该死的自愈让他又爱又恨。爱它让他们相遇,恨它让他们没法一同白发到老。
Logan到现在已经习惯平静的生活,无法想象终有一天他爱的Scott离开后,他会变成什么样子。或许是像难以垂老的老人一样找个地方孤独终去,或许也会归依到还未遇到那个人之前的流浪生活。可是已经尝过有过港湾的温暖滋味,怎又肯轻易割舍。更何况还拥有着和他共同的美好回忆。
他想要那个人陪他到天荒地老。
如果自己没有自愈,或者那个人也拥有自愈。这可真好。
“有时候真希望我们没这么相爱。 ”
“说什么傻话。”Logan佯装生气地瞪他一眼。
“这样我们就不会难过啦。”
Logan亲亲这净说让人不开心的话的嘴。
“晚了。”

很多话在Logan和Scott年轻的时候,都没能说出来。到了能说出来的时候,竟然已经看到对方白了头。
很多事也一样。
“遗憾是一种美”并不适用在这时候。
Logan不需要遗憾。他要找点办法。即便自私一点。哦,当然可能是很多点。

男人出去了一段时间。回来后只说是去执行Charles的特殊任务。

Scott看着男人比寻常受伤时更劳累的神色,体贴地没有细问,只是让男人安心休息,自己可以照顾自己。

男人起来后就去医疗室和Hank商量着什么,Scott猜他们又是在给自己密谋什么养病的方法。不过后来为什么吵起来了?

“没什么。”男人被问起来时有点闪躲。

“你看起来像是做了坏事。”Scott笑着搂住男人,凑到他耳边说。

男人伸手回抱住Scott,犹豫半天才说:“Hank给你准备了手术……”

“我会去的。”Scott以为男人只是在担心自己会不会乖乖配合治疗。

膝盖和脊椎的治疗过程并不舒服。Scott甚至得强行忍着才能不在男人怀里痛得哭出声。即便这样,Scott还是疼得浑身发抖。他不知道哪里在疼,脑子里一片混沌,似乎唯一能感受的触觉就是疼痛。
男人会一脸要暴揍Hank的表情,医生只能委屈地抱头解释:“特制的疗法会疼一些,事实上我这是没经过认证的但我保证没有危险别打我你们也同意了!!如果想根除的话,毕竟是骨头出的问题,要对骨头下手——”
“该死的为什么麻醉会失效!?”
“呃,我想当时那些人对你的骨头下手的时候,一定给你注射了麻醉。”
“我是因为自愈——”
“Logan……”Scott痛得呻吟一声,感到男人抓住他的手用力捏了捏。“相信Hank。”
男人只好闭嘴,心疼地抱着Scott。
“按理来说你应该出去,你不仅会干扰手术,还可能会增大Scott感染的可能性,虽然你很大可能不会携带病原体但是我也不能保证——”
“该死的!”
男人不敢赌那可能性,小心翼翼地放下Scott,骂骂咧咧出去,Scott甚至能听到艾德曼合金刺破男人的手伸出来的声音。
“Logan……”
男人立刻回头。
Scott对他安抚地笑笑,然后陷入昏迷。
晕过去也好,至少感觉不到疼了。

“Logan!”
远远的就听到小祖宗——或许现在可以改口老祖宗——在喊。
“听不到。”
Logan翻个白眼,继续慢悠悠地磨咖啡。
“Logan!!!”
Logan依然当身后的小恶魔不存在,慢里斯条地喝了一口咖啡。啧——这味道真不错,可惜他可爱的Scott因为胃炎不能喝,可惜。
“Log——啊啊!!”
即便Logan知道周围没有危险,甚至听不出那个人声音中有任何惊慌或是恐惧等其他负面情绪,Logan还是忍不住立刻转身查看那个人是否安然无恙。
“咔擦——”
随着相机清脆的快门声,一道强光一闪而过,Logan下意识抬手挡了挡眼睛。
他就知道——
“该死的。”
看着那个人笑得如此甜蜜,Logan连生气的理由都没有,只能无奈地骂了句。
自从来到这个私人岛上——毫不客气地找Tony借了一个——作所谓度假为目的的旅行,那个人每天都在对着Logan按快门并美其名曰“留住青春的脚步”,这让不适应高科技的Logan感到十分烦躁,甚至一度出现用爪子插烂相机的冲动,然而考虑到这么做的后果也许是他亲爱的Scott用镭射插烂他的脸,还是没能下得去爪。
哦,随他去吧。
那个人闹腾一番,跑出房门。
“准备吃晚餐,别跑太远。”Logan只好在他身后喊了一句。天知道上次那个人怎么跑到了岛的另一面,害得全岛上下的人甚至出动了直升飞机才把在另一面岛上玩沙子的小混蛋找到。
Logan慢慢喝了口咖啡,向外看风景的时候,眼角余光看到那个人爬上了棵极高的老树,差点心脏都要停摆了:“该死的马上给我下来!你才动完手术!该死的!”
那个人不满地抱怨:“手术是两个月前的事,我现在已经完全恢复健康了,连Hank都说非常好。”
当X战警的队长那副正经样子绝对是装的。
该死的。
Logan一路骂着出去,来到那个人爬的那棵树下。
一副有着红色镜片的特制眼镜静静地躺在树下,被摔得七零八落。
是他的Scott的。
Logan脑子里尘封很久的不属于这个时空的记忆,一下子涌了上来。
记忆里悬空的眼镜在凤凰之力下突然破碎的画面和眼前的画面忽然重叠起来,像是一面大鼓猛然敲响,震得他心脏发疼。Logan的恐慌来得极为迅猛,巨大的晕眩感笼罩着他,力气像是被刹那抽走,高大的身影一下子萎靡蜷缩起来,不得不扶住身边的树干以防自己滑落。
“Scott……”
Logan大喊一声,没有人回应。
“Scott!!!”
他的Scotty呢。


tbc

评论(1)
热度(47)

杂食

© 大力 | Powered by LOFTER